拥抱澳洲初夏的阳光

——景城学校2018秋季赴澳修学见闻系列报道(二)

微风中飘来阵阵花香,天空一片湛蓝,片片白云勾勒出春夏之交Bendigo最美丽的图画。南半球早晚的气温不到10摄氏度,白天却已如初夏,孩子们悄悄地进入了2018年的第二个夏天。宁静的夏天,孩子们就像歌曲中所唱的那样,有的无比思乡,“心里头有些思念,思念着你的脸 ”,有的却“可以假装看不见 ,也可以偷偷地想念”……

Golden Square primary school是新城花园小学的姊妹学校,学校五六年级开设中文课,校园里也有着一块充满中国气息的墙报。走在Golden square的校园里,经常可以听到同学们跟我们友善地说“你好”,我们也会洋腔洋调般回复他们“Hi!你好!”3天下来,孩子们似乎已经忘记“你好”的标准读音是第三声了。

Cici,Jerry和Rebecca都在这个学校,本来学校校方为了让孩子们完全浸润,特意将3个孩子分到了3个不同的班级,结果如上次所说,Cici极度不适应。我们完全理解孩子的感受,沟通之后做出了调整,暂时让Cici和Rebecca到一个班级,后续看适应情况再决定是否再做调整。可喜的是,调整之后Cici确实开始逐步适应,但是细心的当地老师发现Cici上课困倦,和住家沟通后发现Cici睡眠不好,一大早就在和国内妈妈打电话。

Leo老师和Cici妈妈电话沟通发现,她的妈妈也有很大压力,Leo老师想和她分享的是:其实真的不用担心,要学会和孩子say No,比如规定一下每天只能和妈妈通一次电话。确实,Cici妈妈很了不起,为孩子创造了很好的物质条件,同时由于时差的原因,Cici早上和妈妈通话时,国内正值夜里三四点钟,估计也是担心,一夜未眠吧。Leo老师和Cici进行了单独交流,她很有信心地告诉Leo老师:她可以做到每天只和妈妈打一个电话。确实,既然孩子已经幸运地加入了这个团队,何不让放手孩子在经历中成长呢?正如开篇分享的那篇文章中所写:作为父母,我们可以在孩子年幼时提供舒适的生活,极致的呵护,但也必须明白,我们不可能陪他一辈子。总有一天,他要独自面对这世界,自己解难题,自己担风雨,自己杀血路。

Jerry第一天晚上也哭了,很想念爸妈;只有Rebecca真有着强大的内心,电话都不愿意和爸妈多打。Jerry一个人在一个班级,他喜欢读书和球类活动,很容易和其他同学玩到一起,Rebecca带着Cici一起融入了班级,Cici说Rebecca冷血,其实也未必,谁知道Rebecca夜里睡觉的时候到底有没有想年她的爸妈呢?Rebecca的妈妈也特别了解她女儿,说她“就是这样,从不喜形于色”。是啊,每个人表达自己的感情有着不同的方式,哪有好坏之分呢?

Strathfieldsaye primary school是我们景城学校的意向姊妹学校,本次我们的两位同学也都在这所学校就读。对于这所美丽学校的校名翻译是我的一块心病,网上搜索了很久也没搜到Strathfieldsaye对应的汉语翻译,寻求当地中文老师的帮助,他们也不清楚,都是直呼其英文校名。同行的带队老师这样安慰Leo老师:没有对应的中文翻译也挺好的,我们那个姊妹学校叫Kangaroo Fat primary school,翻译过来就是“袋鼠平小学”……于是,Leo老师也就释然了。

Strathfieldsaye primary school是当地规模很大的学校之一,有着在校生500多人,校长Cindy和老师们都很热情,我们的QIU和Adam本周也逐步适应了这里的学习生活。同样在这所学校就读的还有星海小学的两位同学,这4个男孩子倒是没有抱成一团,在各自的班级里逐步适应融入。

出行之前,Adam的妈妈多次和Leo老师打招呼,Adam的英语不好,也有些内向,可能比较难适应这边的生活。经过三天的观察,不得不说Adam的妈妈实在是多虑了,Adam虽然英语表达确实不太到位,但是他有自己的兴趣和爱好。这几天中午,一直和班里的男孩子们踢足球,一点看不出来是一个新生。QIU个性爽朗,适应新环境能力一流,中午也经常一起踢球。澳洲紫外线强,拍照时Leo老师发现QIU黑乎乎的,还在想他是不是被晒黑了,提醒他戴帽子。或许,他本来就不白?

今天下午,赶到Strathfieldsay primary school,正是活动时间,Leo老师怎么也找不到这两个孩子。原来,今天他们也换上了新的校服。这套黑色的套装非常酷,是Leo老师喜欢的款式,想必他们也很喜欢吧。Leo老师在QIU的班级里听了一会课,两位老师竟然带了两条狗在班级里,孩子们非常幸福,却也组织有序,开心地对着狗笑,抚摸。那条叫做Kelly地狗似乎很喜欢我,一下子冲到我的腿上,吓死LEO老师了,不过他还是镇定地摸了摸Kelly,Kelly也乖乖地走掉了。

Marong primary school规模不大,图书却十分多。在这里,Leo老师看到了太多触动心灵的绘本,The incredible freedom machines就是其中之一。如果能在Marong读两个月绘本,肯定会觉得不虚此行。

在这所学校就读的是Kitty和Darcy,两个小姑娘堪称闺蜜楷模,一只粘着一起。他们的家长担心她们粘在一起会失去和当地学生交流的机会。Leo老师和校长沟通后得知,这是他们有意为之,希望孩子们初入陌生的国度不能适应,所以特意将他们分在一个班,但是课上很多时候老师是让他们分开坐的。这样的考虑和安排十分周全,也让他十分安心。

任教Kitty和Darcy的男老师高高的,帅帅的,但是Leo老师还没问他名字。早上,他组织孩子们阅读,自己逐个检查孩子们的朗读背诵,孩子们都很安静地自己看书,Kitty和Darcy看得也很投入,虽然他们都英语水平只能看一些普通的绘本。不过,随着时间和环境的浸润,通过这样的班级氛围熏陶,两位孩子的阅读能力一定会得到很好的发展。

通过三所学校的初步观察,Leo老师发现这里的课堂和国内实在是太不一样了,撇开人数的问题,他们都很随意,可以随便说话、吃东西、甚至出去。课上,孩子们坐在地上,静静地看书、听课,数学课的时候有的抱着电脑各自做题,有的坐在地上算数,有的靠在沙发上听讲,有的甚至坐在走廊里……

在这个宁静的夏天,没有“身体做正向前看、腰板挺直认真听”的束缚,这群孩子也不吵不闹,井然有序,其中一定是有什么魔法吧?

毕竟,传说全世界的熊孩子都是一样的啊!

 


【字体: 】【收藏】【打印文章

相关文章

    没有相关内容